主页 > J维生活 >解析勇骑防守:骑士临阵抱佛脚练换防,想效仿火箭彻底失效? >

解析勇骑防守:骑士临阵抱佛脚练换防,想效仿火箭彻底失效?


早在西区準决赛里,爵士针对火箭队无限换防的手段做出调整,用假掩护打了火箭队一个措手不及。

所谓假掩护,一般就是让Rudy Gobert侧身贴近Donovan Mitchell,短暂假装挡人掩护之后立刻冲往篮下,不等火箭完成完整换防,打火箭阵型立足未稳找到机会,(译者注:这一招在G2让爵士给火箭製造了很大的内线压力,同时偷出了不少三分机会,让他们系列赛唯一一次击败了火箭)打到第三场,火箭终于做好了应对,那就是不要着急换防,除非防守Mitchell的人「感觉」到Gobert来掩护。比如,Ariza就会一直等到Gobert的掩护撞到他,延误其顺下,阻止他直接威胁篮下。

只在Ariza和Capela都有机会接触到Gobert(并且完成延误)的情况下,他们才会完全换防。

解析勇骑防守:骑士临阵抱佛脚练换防,想效仿火箭彻底失效?

对火箭来说,这不是临时调整,而是一整个赛季都在演练这种战术,而且他们针对的对手并非爵士,而是卫冕冠军勇士。这种换防已经是他们的习惯。

火箭距离总冠军赛只有一步之遥,而现在面对勇士的是骑士。骑士在例行赛状态低迷还充斥着各种闹剧,对勇士这种级别的对手做好换防,可以说要求某种程度上的完美。无限换防仅仅是防守的开始,后续还有很多步骤要走。

而骑士就好像是期末考前临阵抱佛脚的学生,在总冠军赛「开发」出了一些新的防守计画。基本包括:

无球时换防——效仿火箭。理论上,简化对待勇士那些招数,不要让James一直耗在防守Durant身上,把Durant「换」给别的队友,让他单挑也行。

除了Curry挡拆找Love单挑时除外,其他时候对所有持球人都换防。骑士一直都习惯让Love上提包夹,2人逼迫持球的Curry,虽然其他人变成3打4,但放掉勇士场上最差的一个射手也没太大问题。

他们的新策略算是老瓶新酒,把两种办法结合起来。对于临阵抱佛脚来说已经不容易,但在複杂情况下,这种防守架构很容易彻底失灵。

在G1首节,骑士就反覆被爆。Curry对上Love,骑士球员似乎陷入了疑惑,不知道该怎幺换,还是去包夹?还没想好呢,勇士就得分了。

后来他们干脆不管了,还是换防一切位置,希望勇士少进点。他们放弃了以往的习惯,但此时Love依然会冲到外线去罩着Curry跟包夹没什幺区别,结果这给勇士製造了非常多的4打3的机会。

有时候,他们的防守能奏效,但大部分时候,勇士还是靠着天赋碾压了他们。而且,骑士的防守本来也固有缺陷。

火箭针对的Curry的防守有一样基本原则,那就是当Capela换防到他的时候,谁都不准协防,哪怕Curry能运球过了他。火箭相信Capela就算被Curry过了,他也能在Curry身后干扰到他的出手。哪怕Curry过了他并在对抗中上篮得分,火箭也能接受,只要不是三分,怎幺都行。

解析勇骑防守:骑士临阵抱佛脚练换防,想效仿火箭彻底失效?

然而,Love和小Nance都并非Capela。当Curry运球过了Love,他几乎90%的上篮都没对抗防守。他们俩有时候还会吃Curry的假动作,给Curry空位后撤步三分的机会。在G2的一个回合,Love虽然算是跟住了Curry,但还是给他太多空间。

哪怕是Curry传球后慢了半秒跟上,他都能找到机会接球即投打进闪电三分。这也是换防一切的缺陷,容错率太低了。

马后炮很容易觉得,McGee和追梦都在场上,那和他们对位的也该有两个骑士大个子,那为什幺没人到篮下护框来对位一下Durant?

事实就是:Love在防McGee,哪怕他去换了,怕是也阻拦不了KD(当然,只要移动都可能影响)。那Thompson呢?

TT正关注着跟追梦做了掩护的Klay Thompson。为什幺?因为在换防一切的体系,他的责任就是换到Klay身上。

解析勇骑防守:骑士临阵抱佛脚练换防,想效仿火箭彻底失效?

防勇士经常会遇到这样的问题,去协防他们的非射手,那就让他们可能是历史上最出色的三个射手获得机会;跟着射手,那又暴露了篮下。

负责火箭换防战术安排的助教Jeff Bzdelik就说:「这就好像你上了一条被凿出三个洞的船一样,然而你只有两个塞子,只好不断把塞子换位置。」

火箭知道,光靠换防绝对不够,他们也演练了如何协防非射手的战术,寻找好的时机才能这幺做。Bzdelik说,他们有各种各样的细节规定,比如某一最强射手站在某一底角时怎样,从中路突破时又怎样。

骑士天赋不如火箭,还只能即兴表演,自然更惨。有时候他们能成功;有时候就乱了。Klay与追梦挡拆,Korver以为詹皇会换防(但詹姆斯没有),结果只得自己追出去。

在G2,McGee为Curry做好挡拆后,Love照例铺出去,结果就是McGee切入篮下接球完全没遇到阻碍。J.R. Smith反应迟了,根本来不及干扰。Thompson则根本背对着McGee,仍把注意力放在Klay身上。

解析勇骑防守:骑士临阵抱佛脚练换防,想效仿火箭彻底失效?

骑士似乎完全没为勇士的切入做好準备,节奏和时机全跟不上。

Curry和Livingston之间距离那幺远,根本不可能挡拆,骑士就不应该执行换防(Hill直接贴出去防Curry就行了),结果就是谁也没防住任何人,让Livingston轻鬆上篮。

火箭就是这样,当然骑士也还是成功做到过:比如Love和Green在短暂交流后决定不换防Bell和Curry的掩护。

但他们防守体系的细节和天赋都不如火箭,再加上勇士确实太强,难免让球员变得疑神疑鬼。你都可以想像,Jeff Green面对Livingston的时候会想:这家伙可是要给Curry作掩护的,如果我不提早换,死定了。

在G2中间,勇士靠着他们所製造的恐惧吃透了骑士换防的心理,Curry虚虚实实,有时候得分不要太轻鬆。

Curry简直就是恶魔,他知道Love会去换防McGee,也知道自己若是切入,会吸引Love的防守。他也知道,如果他回到三分线外,Love会疯狂扑出来,这就是突破的好机会。

有时候,他们会打的複杂一些。追梦通过掩护摆脱换防来的的Jeff Green,立刻就获得了篮下得分机会。JR是可以选择立刻换到追梦身上,但他真的敢冒险放掉Curry?

有时候,勇士打骑士的痛点堪称残忍。

McGee为Curry掩护后做诱饵,让骑士换防节奏失去平衡。Love换了,面对Curry,放掉了追梦,于是Curry传给了追梦而不是McGee。追梦持球再撕扯防守,直接导致弱侧外线的Nick Young没人防了。

顶尖的换防是要去控制对手的节奏,但骑士做换防,只是为了保存James的体能,把比赛简单化。于是,他们被以Curry为首的勇士进攻牵着鼻子走。

在G2,勇士为Curry做了40次持球掩护,是自Durant加盟以来的第四高。更高的三次里有两场是对骑士打出来的。次数前10的比赛中,还有两场是在西区决赛对火箭。可以这幺说,当勇士感受到威胁(比如对火箭),他们会这幺打;同时,当勇士的对手里有Love,他们也这幺打。

但骑士不能放弃Love在进攻端的作用,或许他们可以试着用Love打中锋,至少当Curry休息的时候,他可以帮James清空突破空间。

解析勇骑防守:骑士临阵抱佛脚练换防,想效仿火箭彻底失效?

他们应该考虑回到以往的策略,在Curry挡拆的时候至少让Love和Thompson都多协防几次。勇士让Thompson和Love的防守对象连续作掩护之后,往往能随心所欲得分,肯定不能继续这样。James要避开Durant的防守压力,他自己还是可以即时换防。

但或许,不管骑士怎幺做都没用,勇士太强了。现在联盟里只有火箭真的威胁到他们。Iguodala若是复出,又会为勇士的体系增加一环,骑士的换防会付出更大代价。要跟上勇士的节奏,骑士还需要增加至少一位攻防全能型球员。对联盟别的球队来说,也是如此,或许等到塞尔提克阵容齐整之后,跟勇士还有得打。

建设能对抗勇士的超级强队,在薪资上就足以让很多球队望而却步,更别说还要具备基础扎实的防守文化,培养球员敏锐的嗅觉和习惯,太难了。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