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W生活居 >吕子伯乐当护鲨使者‧为了下一代‧再累也得护鲨 >

吕子伯乐当护鲨使者‧为了下一代‧再累也得护鲨


吕子伯乐当护鲨使者‧为了下一代‧再累也得护鲨4年前,有一个年轻人在发现鲨鱼濒临绝种所带来的连锁性危机后,毅然自告奋勇发起护鲨行动。他的决定不被看好,但他的热忱却为他赢得掌声。护鲨行动如雪球般越滚越大,不但获得社会名人支持,香港政府的承认,汶莱政府今年更立法全面禁捕鲨鱼。我们为何要护鲨?因为这涉及的不只是一种物种的生存,而是一个同时会影响到人类生活作息的食物链。这一切已经发生在眼前,不能再等了。因此,护鲨行动的灵魂人物吕子伯在过去数年,四处奔波,为的就是要大家说:“我不翅了”。43岁的吕子伯是新加坡人,在香港居住了14年。他小时的志愿是做官,惟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主修经济和政治学毕业后发现政治黑暗的一面,感到非常失望、迷失。之后,他尝试了不同的工作,最后回新加坡帮父亲做生意。不过,父子俩性格不合常有冲突。9个月后,他逃避到香港。初到香港时他连一句广东话也不会,但他努力面对,选读拍摄硕士课程,找到自己要走的路。毕业后,他与朋友在香港开了录影室,保护海洋和环保的意识也是从拍纪录片开始。吕子伯很喜欢潜水。2009年,他在马来西亚、菲律宾和印尼一带潜水,发现很多潜点都与鲨鱼名字有关,但一些地方的鲨鱼数量很少,甚至完全没有了鲨鱼。好奇的他就向渔民了解,原来常有亚洲华人到来渔村付钱给渔民捕捉鲨鱼。渔民不知道鲨鱼在食物链佔了很重要的地位。牠们的数量不大,角色却是要控制其他肉食动物的数量。没有了鲨鱼,其他物种的数量无法控制,吃完食物链低层的东西,会搞垮整个食物链。亚洲第一位护鲨义工吕子伯在印尼见证几次食物链失控带来的后果。“在印尼一个偏僻渔村,你进去时会以为是到了战地,因为当地有很多妇女与孩子,却很少男丁。男人去了哪?原来生意人来了,鲨鱼杀完了,破坏了食物链,近岸都没有鱼穫,男人唯有到深海捕鱼,有时约一个星期才回家,有时出了海就没有再回头。”当时,吕子伯认为是时候有所行动,因为这种变化并不是慢慢或几十年后出现,而是在这几年内发生。他立刻写信给纽约的护鲨行动总部,问对方在亚洲有没有活动或组识,因为他想参加或做义工。他的询问很快获得回覆。原来护鲨行动总部早就想在香港、台湾或新加坡找义工。就这样,双方一拍即合,吕子伯于2010年设立护鲨行动,成为亚洲第一位义工。过后,他发动的护鲨行动在马新港台获得迴响,越做越大。做了3年义工,吕子伯除了拍纪录片维生,所有空档时间都放在护鲨行动,感觉累了、尽力了,就通知总部找人全职做这些活动。不料,对方开会后联络他说,“我不翅了”(I'm FINished with FINS)这行动是由吕子伯发动,他们希望他可以继续下去。因此,他们付他一些薪资,正式聘请他为全职工作者,让他成为护鲨行动亚太区董事。就这样,吕子伯带着“我不翅了”走了8个地方,即新加坡、马来西亚、台湾、香港、澳门、上海、北京和马尔代夫。接下来的目标是韩国、菲律宾、印尼及日本。“这份工其实很辛苦,付出很多,每个月得飞几个国家。除了为义工带来最新资讯,还得接触合作伙伴,两三年没有放过假,一个星期七天,每天18个小时,有时会很累,但觉得有义工肯做,我就必须带路。”大马鱼翅消费令人担忧护鲨行动活跃于7个地方,即新加坡、马来西亚、台湾、香港、澳门、上海、北京,都是华人多的地方,也是鱼翅消费和贸易最大的地区。“人数少但吃很多鱼翅的地方就数香港第一、新加坡二、台湾第三。若以量计算,中国是世界吃最多鱼翅的国家,其他国家如印尼、菲律宾、印度、马来西亚、日本、韩国都是捕鲨的地方。”根据国际濒临绝种野生物贸易调查委员会(TRAFFIC)报告,印尼及印度是目前全球捕鲨鱼数量最多的国家,马来西亚排名第八,鱼翅进口量则排名第四。因此,他们担心可能内部消费大。据了解,在过去25年,沙巴有80%鲨鱼已经被杀。“我不翅了”今年3月开始陆续在大马推动,首站是吉隆坡,接下来是槟城、柔佛、沙巴、怡保。主要是华人多的地方。吃不吃属个人决定因为家里做生意,吕子伯小时也吃过很多鱼翅,却在8年前停吃鱼翅。“这是一个很个人的体验。那时向家人宣布不想再吃鱼翅,我爸不理,我妈就常说:儿子啊,鱼翅也是贵食,爸都下单了,如果你不吃,浪费食物不是比护鲨更糟糕吗?当初我也以为对,不想吃也迫着吃。但后来回想起来,这不对,这是个人决定。比如抽烟或吃素。其他人不会影响或强迫你。“行动开始时,很多人都拍胸口说支持。如何支持?就是不会再叫鱼翅汤。但是他们有时陪同老闆或朋友外食,桌上有鱼翅,想到它是贵食,若不吃会不给面子,最后还是吃了。我们就是要针对这一点,要大家明白`不吃翅’这个决定是可以接受的。”吕子伯停吃翅后,姐妹开始支持,接下来是母亲。父亲在两年前也开始停吃翅。“改变是可以发生的。两年前,我爸还笑我说:别浪费时间,吃翅对华人来说是文化之一。你叫华人不要吃翅就好像叫他不讲华语般,一定不能。不过,现在他改变了。”义工热忱带来巨大改变4年前,很多人都劝吕子伯别浪费时间,若真的要改变想法,他至少要十多廿年或一两代的时间才可以做到。不过,“我不翅了”只开始了两年,很多人都看到它的成功,相当大的影响力,达到意想不到的改变。2012年8月,香港英文报报道相关商家投诉,这些非政府组织推动这行动后,他们生意难做。“我不翅了”在香港推动一年后,香港鱼翅交易下降了50%。在新加坡推动两年后,新加坡鱼翅交易下降30%。义工团员来自不同领域护鲨行动虽然越做越大,至今却没有办事处,全职员工只有一人在香港,每个国家的运动只靠约十人的义工团队去推动。“我在每个国家挑选约十人义工,他们具有不同的专长,有来自媒体、节目策划、网络、设计、公关等,让他们去推动。我们没有花过一分钱,全都是义务。“WWF也问过我,为何护鲨行动可以发展得这样快、这样远、这样成功。他们可以请整个部门廿人想做这样的运动,但都做不到。我觉得重点在于一个义工和受聘者的分别是热忱。我的义工真的可以让很拚命,WWF请廿人也未必有这种动力。”依赖合作伙伴带动护鲨行动做了一年获得广大迴响,开始引起大型非政府组织的注意。“以`没有买卖,没有杀害’为口号的野生救援协会(WildAid)首先来敲门,提出合作建议,接下来是世界自然基金会(WWF)。”最后,护鲨行动与野生救援协会合併,所以“我不翅了”就变成野生救援协会的运动之一。“我们也与WWF合作,因为他们是全球最大的非政府组织,拥有庞大的联络网。接着,W W F介绍我们给全球最大的醒觉运动“地球一小时”(Earth Hour)。45分钟广播护鲨行动后来,《国家地理频道》也找上护鲨行动,并在25个国家提供每天45分钟免费的广播时间。2012年6月,香港政府在“我不翅了”推动两个月后,决定发出“香港政府公务员宴拒翅”的通告。自从有了4个合作伙伴后,护鲨行动开始容易找到其他大品牌公司合作。《彭博社》提供免费宣传、DHL快递货运公司提供免费运输,还有汇丰银行(HSBC)和渣打银行承诺不再为有卖鱼翅的餐馆做信用卡宣传等。“在马来西亚,我们与大马WWF和马来西亚自然协会(MNS)合作。大马莲花跑车(Lotus)也捐出一辆值70万令吉的Evora跑车,我们请了一名艺术家绘彩后準备拍卖。我们也计划将护鲨行动推到F1跑道,希望明年在F1见到鲨鱼标誌。”今年,护鲨行动取得吉隆坡谷中城(Mid Valley)发展商IGB公司承诺,接下来还有万达镇的One Utama购物广场。所谓的企业承诺,成为伙伴的三大基本要求,就是所有员工代表公司出外应酬用餐时不能叫鱼翅、公司所有内部宴会不能有翅、不能直接与涉及鱼翅交易的公司有来往。“不过,我们不想老闆只是发出一张通告宣布`不翅了’的决定,不想让员工有想法这是一个指示而己,完全没有教育或醒觉。所以我会提供一个45分钟的课程,让员工明白为何要支持这个行动。”名人造就全球最大护鲨行动吕子伯努力的行动是全世界最大的护鲨行动,全球有750名人支持,单在马来西亚就有约150位名人。“在新加坡开始时,很快获得很多名人的支持,包括艺人、主播、服装师、运动员、政治人物和商家。香港方面有成龙、李玟、莫文蔚、郑伊健、梁朝伟、谢霆锋、邓紫棋等。”“闹婚宴”活动没鱼翅可抽奖“我们在每个国家会选一个在政治、商界社会有影响力及受人尊重的人做代言人。在马来西亚,我们选了亚航首席执行员艾琳奥马和首要媒体集团电视网络首席执行员阿末依占奥马两兄妹。他俩帮忙推广护鲨行动,介绍给大公司机构认识。”由于消费鱼翅最多的是在企业和婚宴,护鲨行动也推动一个“闹婚宴”的活动。如果新人婚宴没有鱼翅,他们可以参加幸运抽奖,一两个月有一大明星抽名字,中奖者会在宴会上获得大明星给的惊喜。“第一场在香港举行,出席婚宴的是邓紫棋。我们希望给支持护鲨行动的新人奖励。马来西亚也会有于11月与首要媒体及One FM合作,在4个週末闯上8个婚宴。”/副刊‧报道:刘楚珊‧2014.08.07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