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W生活居 >第二场自经区公听会重点整理:医疗以营利为号召,台湾人民健康阶 >

第二场自经区公听会重点整理:医疗以营利为号召,台湾人民健康阶


第二场「自由经济示範区特别条例草案」公听会由立法院经济、财政、内政三委员会于4月2日召开,这场主要讨论的是医疗产业化之后的道德问题,与开放后的排挤、阶级化效应,观光医疗与国际医疗可能产生的影响、开放后医疗纠纷又该如何解决。

(相关报导:发展带来进步,也带来冲击:「自由经济示範区」你该知道的几件事)

第一场(上):中国农产品的威胁之下,如何保护中小企业? 第一场(下):示範区会否排挤国内劳动力?又真的能吸引跨国高阶人才? 第二场:医疗以营利为号召,台湾人民健康阶级化? 第三场(上):教改仍未见成效 国外名校来台设分校能解决高教问题? 第三场(中):开放律师、会计师、建筑师 是否会造成区内外不公平竞争? 第三场(下):将来的智慧物流再分境内、关外、前店后厂 真的「智慧」吗?自由经济示範区 医疗产业化的道德问题,与开放后的排挤、阶级化效应

台北医学大学附设医院董事长李祖德认为要成功设立自由经济示範区必须先建立国人共识「医疗的产业化,并非跟道德有挂勾的关係,现今许多先进国家,以及许多发展中的国家内都有很多与医疗有关的上市公司,所以,我们应该要把产业跟道德分开来看,医疗产业所提供的服务其实可以带动周边产业的发展。」

台湾私立医疗院所协会秘书长吴明彦表示「针对外界对于名医或医师排挤效应之疑虑,卫福部已于自由经济示範区特别条例中合理规範国内医师至区内医疗机构看诊时数,大概是在20小时以内的标準,这是基于保障国人就医品质为前提所设的上限,并减少国际医疗机构过度排挤国内医疗资源。」

「针对外界疑虑的外国医师来台执业问题,卫福部规划我们的国际医疗机构可以聘请外籍医事人员,我们开放这些外籍人力,限定只在专区工作,只要医师人力在台湾,最终受益的全部都是台湾人。」

「发展国际医疗会不会形成阶级化?我觉得根本不会,因为以台湾而言,我们的全民健保已经做得这幺好,我宁愿用『差异化』这三个字来说明。我们的医疗本来就允许差异化,譬如病房有单床、双床、多床,全民健保提供的是多床,病人可以选择病房费差额负担,这就是一个差异化的表现。」

高雄医学大学教授郑丞杰「中国大陆如果大量开放设立私人诊所时,而很多台湾私人诊所的医师若认为在台湾很难做下去,他们就会到对岸;我的看法是人才是全球流通的,如果不输入病人,就会输出医院,或是,输出医师。」

立委陈明文则说「医疗具有公益性及普及性,在台湾常常会被视为社会福利的一环,所以我们都是以非营利为导向;如果将医疗放进自经区的话,这就会朝向营利化、差别化,甚至会产生阶级化的情况,因此未来整个情况将会有大翻转。」

新光健康管理公司总经理洪子仁表示改变是很重要的,且现在重要的是与其他国家品牌竞争的问题,「我们要把病人医好这件事情永远不能变,但是医疗的方法要随着全世界医疗技术不断前进而前进,因此在这个本质不变的情况下,是否有机会在自经区设立一间国际医疗医院,作为一个实体的国际医疗试办地方,我觉得这是我们所乐见其成的。」

立委苏清泉指出,不管是医疗产业还是其他,经贸园区里面什幺都要设,台湾的产值才能倍增。

第二场自经区公听会重点整理:医疗以营利为号召,台湾人民健康阶Photo Credit: Army Medicine CC BY 2.0 疑虑

彰化基督教医院医师叶光芃强调,「台湾的医疗品质是没有余力的,政府轻视人民的健康、环境而重视经济,以及开放国际医疗后,医疗伤害和医疗纠纷该如何处理。」

阳明大学公卫所教授黄嵩立表示,冲击报告只是描述最好的状态,充满臆测,没有任何调查和数据,「这个政策实施下去,就是会造成贫富差距,就是会造成偏乡的医疗状况变差,就是会影响到某些人的人权,那幺我觉得目前这样投进去是躁进,因为,我们没有办法去考虑到它可能的后果。或许,你考虑到了,可是在这份评估报告里面,一个字也没有提到。」

医师劳动条件改革小组执行委员陈亮甫认为国际医疗的这一部分是违背医疗的本质,以营利为号召,极可能陷台湾人民的健康于不义,「医疗产业的劳工最担心的是国际医疗专区像抛出好吃的诱饵,鼓舞医疗从业者往逐利的方向迈进,这个会造成医事劳工之间更严重的阶层化。」

「就病人而言,国际医疗加速了医疗商品化的趋势,将严重冲击原先的医疗保健制度:当五大科医师离开原先岗位,病人首先将面临无医可看的窘境,想要好的医疗服务只能以自费的方式进到特区看病。」

「希望卫福部可以针对自经区开放之后,可能受到冲击的部分,研拟明确的规範法规并且澈底执行,而不是任由资本家来瓜分现有的医疗资源。包括医疗资源排挤、机构审核和回馈机制等。」

回应

国发会主委管中闵回应「我们现在医疗产业中所面临的问题,也就是五大皆空的现象,以及人力缺口等问题,是数量供给上的差异化,要能真正地解决这个问题,就必须要靠价格想办法调解,也就是需要检视健保的体制,而示範区有方法能够舒缓这个问题。」

中华经济研究院副院长王健全解释「政府应该要提出配套及释疑,透过风险管理与制度设计来降低民众疑虑是可以做的,但是千万不要讳疾忌医,坐视医院及健保的困境而不做任何企业化的改革来扭转颓势,以缓和进一步的摧毁核心价值。」

卫福部长邱文达表示「会限制示範区的区数以及医疗机构的家数,并视各区提出的水準状况再进行核定。另外也会限制区外医事人员至区内执业的时数,同时在区内也不得使用健保,并设缴交特许费及回馈机制。」

「第一、不公司化;第二、专区外医师支援时数受限;第三、不使用健保资源;第四、不採认大陆医事人员学历;同时我们还会成立一个国际医疗谘议会,以继续广纳各界建言。」

第二场自经区公听会重点整理:医疗以营利为号召,台湾人民健康阶
Photo Credit: We Make Noise! CC BY ND 2.0
观光医疗与国际医疗

台湾海峡两岸医事交流协会理事长黄松雄希望强化台湾推动医疗观光产业的重要性及急迫性,「将大陆港澳及世界华人吸引到台湾来观光及就医,扩大台湾的国际医疗健康产业市场,善用台湾过剩而优质的医疗资源。」

「国际就诊人数仅佔台湾总体就诊人数的万分之三,而住院人数占台湾总体住院人数的千分之一,因此,推动国际观光医疗产业对于台湾民众的就医权益影响微乎其微;且引进国外人才及设备,可以提升国内健保的品质及国际的竞争力,同时有回馈的机制,可以增加健保的财源,照顾更多弱势族群。」

「建议政府配合及强化国际医疗健康产业,应建立一座全亚洲最先进最宏伟的内视镜与微创医学城,年产值可达数千亿台币以上。」

立委林岱桦:「针对黄松雄理事长提出观光医疗的概念,不知道国发会或卫福部是否有做总量管制,还是要让其遍地开花呢?园区是要採取观光医疗的方式,还是要以医疗的医材产业面为主,亦即从低阶的医材提升到高阶的医材呢?」

「倾向于Medical Traveling或是Medical Tourism,那五大皆空问题在回应这两个不同状况下,会不会发生国人无医可就医的状况?又国外医师来台的劳动条件是什幺?」

高雄市医学美疗观光推展协会理事长曹赐斌认为,医疗观光跟国际医疗是不同的,医疗观光目的是在观光,国际医疗则是俱有国际竞争力之治病医疗「台湾医疗品质与服务具备对岸压倒性优势与吸引力,善用医疗观光,催生『商业西进、医疗东进』之两岸平衡新关係,就是让大陆的病人过来,让大陆医生和护士都进来台湾学习,就是要赚他们的医疗财。」

「在自由经济示範区内设置国际医疗医院及医疗观光诊所,因为医院是卫生福利部推动,观光则需要交通部观光局。如果能够这样做,就可以将医疗对国家的贡献效益做到最大化。最后,贯彻美医认证,振兴台湾经济。」

王健全说「推动国际医疗专区,允许部分企业化,并不是要鬆动医疗服务济世救人、社会公益的核心价值,而在于因应时代趋势,使医院有部分盈余可以改善医事人员的薪水,并疏解部分健保困境,目的在于推动医院的永续经营,最终目的则是维繫整个医疗服务的核心价值。」

针对林岱桦委员的问题,他的回应是「其实我们是分成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就是比较虚拟专区,所以医疗美容、医疗观光都有,目前也都在做;第二个阶段叫做2.0版,就是以医疗的核心价值,带动一个实质专区,希望藉此带动我们的医疗健康产业升级,以及医药产业的发展。」

卫福部长邱文达回应「早期是有区分Medical Travel是比较重症,Medical Tourism是比较轻症的,把这二者分开。而最近则比较无这样区分,都叫International health 或是 Medical Tourism。」

开放后医疗纠纷如何解决

叶光芃医师表示台湾应推动不责难补偿制度。

台湾私立医疗院所协会秘书长吴明彦则表示「医生做这些case都是医疗纠纷最低的,因为国外进来的病人,你都先看到病历了,医生要不要接、敢不敢接,已经事先有评估了,所以医疗风险是最低的;当然免不了会碰到,碰到就是买医疗纠纷保险,现在全世界大概的一个标準是至少要买到100万美金。」

卫福部医事司司长李伟强:「医疗纠纷,这是我们要担心的问题。简单来讲有两个方法,第一种方法就是先买保险。至于另外一种方法,如果医院是跟美国某家公司签约,就看合约上是怎幺写,医疗纠纷就怎幺裁定,在国外是签订不同的合约就採不同的处理方式,在这方面如果没有其他特别的规定就适用台湾的法律。」

第二场自经区公听会重点整理:医疗以营利为号召,台湾人民健康阶Photo Credit:Phalinn Ooi CC BY 2.0
上一篇: 下一篇: